首页 > 文化在燃烧
《最美的时光》 —— 陈耀辉作品撷选

作者简介:

陈耀辉,吉林农安人,毕业于东北师范大学文学院,文学博士。中华诗词学会会员,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美学学会常务理事,白山市作家协会名誉主席。作品主要发表在《人民日报》、《工人日报》、《中国青年报》、《吉林日报》、《长春日报》、《作家》、《散文》、《诗歌月刊》等报刊杂志。著有个人作品集《长路如歌》、《感受日本》、《感受澳洲》、《最美的时光》。

部分作品选登:

蒲公英

不辞洼地与荒坡,

一样妖娆苦味多。

哺育娇儿都长大,

满头白发已婆娑。

少年时候,时常听到聚在一起的女孩子们,相互问答:

“婆婆丁开什么花?”

“开黄花!”

于是问答的女孩子,脸上仿佛淡抹一层羞涩,随后大家开心一笑,便又拈花摘叶,继续玩耍去了。



回想起来,童年伙伴们谈话的内容,多半都不记得了,只留下一种印象,很好听的声音,在耳畔,仿佛燕子的呢喃。北方的春末夏初,到处都能看到蒲公英的金黄色小花,像雏菊,袅袅开放。田间地头,房前屋后,一簇簇,一片片,金灿灿的花,到处都是。每一株蒲公英,开花大约只是一两朵,仿佛一把花色艳丽的伞,被高举在半个格尺长短的、纤细中空类似莲柄的茎上。在漫山遍野一连片的绿色之中,黝黑的土地上,这样的花朵格外显眼。

蒲公英,在乡下我们都叫它“婆婆丁”。据《本草纲目》记载,它性平味甘微苦。春季的幼苗可以采摘食用,正是农作物青黄不接的时候,不唯佐餐下饭,还能够清热解毒。印象中这是重要的野菜之一。夏季花期过后,花茎的顶端生出毛茸茸的花絮,像一个中空的圆球,微风吹来,种子轻扬,漫天飘散,落哪里哪里就是它们的家。

后来我问过年长的女性亲戚,小女孩们说婆婆丁的时候,为什么会脸红起来,这跟说“马兰开花”什么的,有点儿不一样。已经儿孙满堂的老奶奶,也是仔细回忆了好一会儿,才说出了她的推想:主要是因为有“婆婆”两个字。

由“婆婆”联想到婚嫁,再联想到爱情,绕了这么大的弯子,多么含蓄的情思啊。

暗香 梅花

缀红灼灼,正满枝白雪,春风吹剥。

昼损夜生,玉骨冰纨费裁酌。

曾记花间夏午,蝴蝶梦,清泠标格。

暖阁上、独立佳人,秋水漫阡陌。

横槊,赋寂寞。

想魏武盛年,顾盼如昨。

尽倾郁烈,朝露秋霜对寥廓。

终古悬崖百丈,冰影里,流光盈握。

是刹那、空与色,不开不落。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瑞雪与梅花,同在早春,相互映衬,年年岁岁,成就着天地间的至美。

如果说飞扬的或者堆积起来的白雪,能烘托梅花素雅脱俗,那么春风里消融的积雪,夜间又凝结起来,日照冰枝,晶莹剔透,格外能显出梅花纯净芳洁。
如果把梅花比喻成出世逸尘的仙子,那么她昼夜之间不断变化着的丰满与瘦削,一定会难住为她剪裁霓裳的织女天孙。

在我看来,梅花给人的好感,或者说人对梅花的深情,还不止于此。梅花的美好,是可以穿越时空的。它可以令人联想到太多的美妙、亲切的情景。

比如炎炎夏日里,花木浓荫下,一场清凉的梦。

比如寒冷的季节,温暖的屋子,依窗而立的,怀着远方思念的佳人。

比如把酒临江,横槊赋诗的,壮怀激烈的英雄。

比如经历了悠久岁月的,芬芳沁人的美酒。

诗人的浪漫情怀,把梅花永远定格在冰雪凛冽的背景中,无限崇拜,永远赏爱。

夜月下,火一般艳丽的花色,就像流动着的美妙的时光,令人不由得想把它捧在手中,让人生中所有的美好,都能得到呵护,永不消逝。

梅花给人许多启迪,早已化为一种象征,是盛开在人们内心的花朵,就像崇高的信仰,不可磨灭。

念奴娇 登岳阳楼

莽苍天地,恰凭高送目,朗吟时节。

暖煦风来吹冷碧,冉冉浪翻香雪。

落日摇金,归帆载梦,往古成交叠。

擎杯簪笔,恍然无数豪杰。

注目黼黻文章,手摹神会,字画遒如铁。

忧乐放于天下论,怀抱何其殷切。

治国齐家,正心诚意,胜迹彰修洁。

大观荣誉,总应无愧明月。

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老病孤舟的杜少陵凭轩涕泗;孟襄阳迎着平湖秋水湿润的风感叹: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而面对楼观岳阳尽,川迥洞庭开,李太白饮尽了杯中美酒。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襟怀不谓不广阔;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意境不谓不忧美。而岳阳楼何以不同于滕王阁、黄鹤楼,竟能如此牵动、悸动着千百年来以天下为己任的“仁人君子”们的心?

北宋庆历六年,被朝廷贬于邓州的范希文临滕宗谅寄来的《洞庭晚秋图》,写下了千古华章《岳阳楼记》。从此,洞庭天下水,岳阳天下楼。从孟子的“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到范文正公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至此,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成为有机的不可分割的君子行为。君子的自我得以向超我进化。

时至今日,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仍然具有极强的实践意义。不为浮华奢靡所役,不为享乐权力所迷,是防腐拒变的必要条件;只有看淡了个人的荣辱得失,才能将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变成一种自觉。共产主义是人类瑰丽的事业,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是每个炎黄子孙的热切追求,如果每个党员干部都能无愧于古人的先忧后乐,中国梦必将提前实现,我们也将无愧于我们的未来。

登斯楼者,其无感乎?
 

相关文章

顶部
地址  长春市经开区东南湖大路1221号
电话  13521193077/0431-88968806
电脑版
文化吉林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