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在燃烧
小儒大器
金仁顺


李鹏话少行动少。一进单位就扎进画案、宣纸、笔墨以及书籍中。书很多,层层叠叠,左一摞又一摞,绵延成小群山,群山逶迤中,竟然还塞得下一个茶台,两三把座椅, 水白茶青, 山中一日, 世上也一日。

童年时候, 李鹏就话少。他的话大多是用目光,跟日色天光、青草绿树、泥墙瓦顶讲了, 他的目光是漫漫的, 也是慢慢的, 足够让事物的间架结构, 筋骨点画, 以及他们的清闲自在、随遇而安, 浸濡进他的生命底色; 夜晚是他的读书时间, 他的书是随外祖父从《唐诗三百首》、《说岳全传》、《薜刚反唐》之类起步, 字也读不全, 被故事牵扯着, 在书里踉踉跄跄地走, 小镇寂寥的长夜生出多少跌宕起伏, 惊心魂魄, 进而, 升华在礼义忠孝之中。他的笔墨训练很早就开始, 一个师范生分配到小镇, 怀才不遇, 他写得一手好字,办了个书法班,成了当年包括李鹏在内的,几十个小学生的文化福音。李鹏的寡言遭遇了笔墨,墨越研越浓,话越来越少,偶尔迸出一句,浓如墨滴,许久化不开。直到他自己也变成了师范生, 遇见了散如先生。师范生的未来是老师, 传道授业解惑, 能言擅论才能循循善诱, 李鹏的沉默就此推开了门窗。

师范毕业, 李鹏没有当老师, 进了文联。有了间自己的小办公室, 有了足够且正当的时间和理由, 读书写字。李鹏书读得多, 读得杂, 读得精, 读得古。他房间里的书山正儿八经是一个脚印一个铅字踏出来的, 他在书山里面徜徉, 与文人墨客隔空握手, 他喜欢的人物无不是超凡脱俗, 性情豁达, 风采风流, 刘伶、陶渊明、李白、弘一法师,东坡居士是他的大爱,文中笔端, 时时涌现。爱, 是艺术家最重要的发端和倾向,一个爱东坡爱到骨子里的人, 底子里难免篆刻了诗性和禅心, 李鹏的书法里面, 最让人欣赏的, 不是他的技巧和熟练, 而是这份诗禅之风, 既能“ 大江东去, 浪淘尽千古风流” , 又能“ 倚门回首, 却把青梅嗅”。


  

李鹏的书画底子是书香气, 做人做事, 也书生气十足。他读书, 尤其是古书, 读得多了, 就难免映照在旧时代里, 虽不至于“绣口一吐就半个盛唐,” 但古风遗韵时时在他身上回响。他没有皈依, 却天然的有清静佛心, 字也写得钟声隐隐, 梵音翩然, “欲求南宗一勺水,暂借僧房半日闲,”“ 门外桃花自开落,墙头荔子正斑斓, ” 翻阅他的书法作品, 不是在佛前磕头念阿弥陀佛, 倒似在千年寺院里面闲庭信步; 对于当下时事, 他也有着超乎其年龄的大度宽容, 不落俗套, “ 酒瓶在手六国印, 花雾上身一品衣。” 他的清醒和豁达, 难免让人疑惑: 他原本不是这个时代的人吧? 当时当下, 对他而言, 只怕是个客旅, 他真正的家在魏晋, 在六朝, 或者唐宋元明, 也未可知。 

 

相关文章

顶部
地址  长春市经开区东南湖大路1221号
电话  13521193077/0431-88968806
电脑版
文化吉林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