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在燃烧
鸭绿江水入梦来——进士荣禧的长白山情结

在丹东的一次会议上,一位与会者认为,曾任安东(今丹东)知县的荣禧应该是推动丹东文化旅游业发展不可或缺的历史人物。 荣禧曾创作过赞美鸭绿江的名篇《鸭绿江赋》,不仅有较高的艺术欣赏价值,而且思想基调健康。因此,他建议,选一天然巨石立于鸭绿江边,在其上雕刻荣禧的《鸭绿江赋》,这不仅能彰显出丹东的文化底蕴,而且将成为丹东旅游的一个新景点。
 
无独有偶,辽宁省宽甸县也有人士提出,建荣禧广场,建荣禧塑像……
 
荣禧,何许人也?他的《鸭绿江赋》又是怎样一篇佳作?
 

丹东宽甸

荣禧,字如虚,号筱峰,别号南华道人、寄樗斋主。系吉林长白府人。隶汉军镶黄旗。清光绪十六年进士。
 
原来荣禧是地地道道的长白山人,这与清代许多自称长白山人的满族官员不同,那些人只是祖籍长白山,而荣禧却是出生于长白山区。据《北华大学学报》刊载翟立伟先生的一篇论文《略论〈鸭绿江赋〉的艺术特色与史料价值》中论述,荣禧生于鸭绿江头(长白山),出仕于鸭绿江尾(丹东),所以对鸭绿江充满了无限深情。还有人考证出,荣禧是长白兀扎部人,至于兀扎部落的生活方式以及活动范围尚有待进一步研究,但是进士荣禧出生于长白山应是没有疑问的。至今为止,长白山土生土长的原住民考取进士的,恐怕也只有荣禧一人。荣禧,显然是长白山文化中一个难得的亮点,更何况他在文化上还颇有建树。比如其《鸭绿江赋》的确写得很美:
 
夫鸭绿江者, 古马訾水也。狂澜滚滚, 回环千里而来; 绿水滔滔, 汇萃百川以至。其势直同天堑, 为英雄战守之场; 其气有若云屯, 乃华夏分封之寄。外联八道, 昔为旧属之邦; 内括三边,实乃发祥之地。
 
这些漂亮的文字背后是一颗情系桑梓梦绕故土的赤子之心。似乎一说到与长白山有关的事物,荣禧总会饱含深情,他在另一篇文章《峥嵘山记》中写道:
 
辽左诸山祖于长白,自东北向西南行龙,千回万转,一起一伏,九鼎十八峪,至兴京结穴为永陵。凤凰兵备使者统辖二厅一州四县,境内诸山皆龙脉之枝丫也。惟宽甸界在兴京西南,为行龙正干,迤逦入海,至老铁山一起突出奇峰,又伏入山东境,至泰山而结穴,数千里奔放而来,以渤海为塘岸,嶙峋渊穆,势极雄浑,龙腾虎伏。我国家发祥应运,亿万年丕基有由来矣!
 
那时,在荣禧心中就有了大长白山的概念,他指出辽左一代山脉都发源于长白山。其实,荣禧的故事很多,只是有心人不多,他的身姿被历史尘烟遮蔽得太久。经考证,作为一名有担当的文人,荣禧也是好太王碑研究的先驱者之一。荣禧对好太王碑极为推崇,专门撰文论述,认为它极似魏碑,并认真为它补字。

 
 
丹东宽甸天桥沟
 
其实,荣禧一生,最为出彩的是他的为政。这是一个奇怪的现象,在没落的晚清,东北却出现了一个大有作为的官员群体,比如宽甸的荣禧,长白山的张凤台,安图的刘大同,洮南的孙葆瑨。
 
甲午海战,清军惨败,但陆地上却有一次痛快的宽甸大捷,它的指挥者之一便是荣禧。
 
据丹东旧方志《安东县志》《宽甸县乡土志》《宽甸县志略》中记载:清光绪二十年(1894 年)中日甲午鸭绿江防之战前夕,荣禧临危受命,接任安东知县。9 月27 日日军由虎山侵入安东,荣禧乘夜带领部属撤到宽甸,与东边道员张锡銮一起率定边军和民团对日作战,获得了震惊朝野的宽甸大捷。
 
那一年,日军三次进犯宽甸,民团三战三捷。荣禧等人积极布置,预判准确,出手果断,最终取得胜利。比如光绪二十一年(1895 年)2 月25 日的战斗,当时日军骚扰,情况危急,荣禧等人率领的定边军和民团大胆地在三道沟、葡萄架岭对日军予以袭击,日军遂向县城败退。定边军和民团沿途尾追不放。日军于黄昏时刻退进县城,急将城门关闭。不久,隐蔽城郊田野的民团一齐奋战,向日军发起猛攻,由东城门杀入城内。日军被迫由南门出城向丁家趟子逃窜,又遭到埋伏在东漏河的民团袭击。日军被打得疲惫不堪,当夜逃到坦甸,在雪地里住了半宿,天刚亮逃奔苏甸。
 
这次收复宽甸县城之战,军民同仇敌忾,打得非常勇猛,共打死日军六七十人,缴获军械甚多。为庆祝这场战斗取得的胜利,军民将日军首级割下挂在各城门示众。战后第二天,乡民还在地窖和草垛内活捉日军10 余名,送交定边军处置。这次战斗影响威震海内外,振奋了民族精神,掀起了辽东地区抗日和收复失地的高潮,史称甲午宽甸大捷。
 
宽甸绿江村
自此,荣禧与宽甸结缘。
 
1899 年12 月,他被朝廷任命为宽甸知县,翌年6 月因故离任。不过他与宽甸的情缘并未结束,1901 年7 月,荣禧再次出任宽甸知县。就在荣禧到任前夕,宽甸县衙署、监狱被东边道忠义军首领林成岱“一炬而空,乃至不可收拾”。荣禧自行筹办,向县内各商家铺户集款四千余两银子,将县衙内宅、正厅二堂、厢房及监狱、班房、队兵住屋皆修茸一新。由于资金有限,欠下许多工匠的工钱,荣禧便命人把这些工匠的名字写在了石头上,以便日后偿还。1984 年,宽甸县政府拆除旧县衙大门时,人们在左墙内发现约近百枚写着工匠名字的河卵石。
 
荣禧任宽甸知县期间,为政清廉,勇抵外侮,开通民风,创办教育,实绩昭彰。荣禧离任后,人们怀念他,为他树立了《宽甸县高等初级两小学堂碑记》碑,又为荣禧树立德政碑,县城商绅还为荣禧画像,悬挂于店铺厅堂,以景仰荣禧的德政。
 
荣禧也十分留恋宽甸,最后一次离开前,他再次登上峥嵘山,发出真诚的人生感慨:夫人生斯世,石火电光,转瞬成尘,惟名山、大川、巨制鸿文流传于后,庶乎不朽。
 
荣禧画作
 
荣禧后来的故事不见流传,然而他热爱家乡的风范将伴随着鸭绿江水,岁岁不息。

相关文章

顶部
地址  长春市经开区东南湖大路1221号
电话  13521193077/0431-88968806
电脑版
文化吉林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