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富育光 以神话传承文化

经历过金戈铁马,经历过沧桑荣辱,经历过从华丽巅峰到平凡如水的旅程,这样的民族一定是厚重的,这样的记忆一定是五彩斑斓的。回望它们,是为了知道我们从哪里走来。记住它们,是为了明白我们曾怎样走过。
 

 
富育光

1933 年生人,满族,富察氏,黑龙江省爱辉县人,人类学、民族学家。1958 年毕业于东北人民大学(吉林大学)中文系。现任吉林省民族研究所研究员、长春师范学院萨满文化研究所名誉所长、吉林省民俗学会名誉理事长、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长春师范学院萨满文化研究中心名誉主任、吉林省w 文史研究馆馆员。主要从事满族等北方民族民间文学的收集、整理、研究及萨满文化研究。主要作品有《萨满教与神话》、《萨满论》、《萨满教女神》、《萨满艺术论》等,他翻译的《天宫大战》创世神话,填补了中国北方没有远古创世神话的历史,广为国内外引证和翻译。许多论著在美、德、匈、意、日、韩等国发表。

一个家族的百年中国
 
说起富育光和满族说部的渊源,恐怕要将时间倒退3 3 0 年。
 
在黑龙江省爱辉县大五家子有许多满族聚居的古老村落,这些村落是清康熙二十一年( 1 6 8 2 年),为抵御外敌入侵,清政府由宁古塔( 今宁安) 、吉林、盛京( 今沈阳) 三地征调来满洲八旗劲旅,驻守黑龙江沿岸,后来逐渐繁衍生息形成的,距今已有3 3 0多年的历史。
 
而这里,也正是富育光的成长地。严格说来,他的姓氏应为“富察”。据富育光回忆,他就是在这满族独有的民情氛围中度过了自己难忘的童年、少年和青年时代。富察氏一族是满族的名门望族,他的家族中,有很多德高望重的长者,富育光说,他们是真正的民族文化传承者,是民间的艺术家。他的长辈有一些是著名的大萨满,他们拥有过人的智慧和才华,能够讲唱满族英雄古史,会跳民族歌舞,掌握着萨满文化的精髓。
 

富育光的奶奶富察美容,从自己母亲( 也是当时著名的大萨满) 那里,学到了很多传统民歌故事。像满族著名的传统说部《雪妃娘娘和包鲁噶汗》、《飞啸三巧传奇》、《顺康秘录》、《忠烈罕王遗事》等。有这样的一位母亲,富育光的父亲和姑姑,也都自然而然地成为了优秀的民歌手、故事家和文化传承人。
 
富育光的父亲是一名乡村教师,精通满、汉文,在工作之余,他一直走村串屯,收集和记录满族、达斡尔族、鄂伦春族、赫哲族的口承神话、传说、故事和民间俚语。
 
满族的家族长辈总是潜移默化地训育和培养自己的子弟,希望他们能歌善舞,掌握祖祖辈辈留传下来的满族传统说部。
 
一个民族的文化传承
 
富育光从懂事时起便受到父辈们的耳濡目染,从小跟随着长辈们学习模仿,不仅学到了很多传承故事,更从老人们无数的欢歌笑语和激动人心的善恶故事中,学会了如何理解人生、争取未来。回忆几十年的工作,富育光觉得,他能够一直醉心于此,与家族传承密不可分。
 
“1 9 5 4 年,我考入东北人民大学,现在应该叫吉林大学了。1 9 5 8年毕业后先后从事记者、编辑、政府干事等工作。直到2 0 世纪7 0 年代末,我才真正开始民族文化研究及北方萨满教研究。”
 
1 9 7 2 年冬,一个偶然的机会,富育光见到了在大学读书时的老校长佟冬。佟冬是著名历史学家,曾任东北文史研究所、吉林省哲学社会科学研究所所长。当时,佟冬正准备在吉林省社科研究所创办北方民族文化室,专门抢救民族文化。他知道富育光有研究北方民族文化史的意愿,便邀请富育光加入北方民族文化室。富育光至今还记得佟冬邀请他时的心情,“佟冬同志告诉我,要做东北史的研究,将东北的民族学研究重新搞起来。要早‘动身’,不要怕事。要为党的事业想办法‘ 抢’材料,谁抢救得最多,将来谁主动,谁最有发言权。在各界支持下,我们成立了专门的研究室,由我负责,开始了工作。从1 9 7 8 年开始,我们一个屯子一个屯子、一个省一个省地走,抢救了大量濒临失散的相关资料。2 0 世纪8 0年代中后期,为了扩大宣传,加紧抢救北方民族文化遗存,开展对萨满教社会形态、价值观念的认识与研究,我们邀请了国内民族学、宗教学、神话学、民俗学等学科领域的著名学者来到长春,共同研讨、切磋萨满文化,先后召开两次学术研讨会,出版发行了《萨满教文化研究》两辑,获得国内外好评。”
 

多年之后,再次回到梦想的殿堂,富育光的工作劲头更加高涨,除了夜以继日地翻阅古籍和资料、抄录卡片外,他还开始了当年父辈曾经致力的工作—— 背起行囊,徒步几十里奔波于城乡之间,收集散落在民间的珍贵资料。
 
在省委省政府和有关部门的重视、支持下,他不仅将本家族的“乌勒本” 整理出来,还到黑、吉、辽、京津等地村屯去搜寻其他家族的“乌勒本” 素材。满族说部洋洋大观,有的能说上数月,必须有驾驭能力,富育光多年来独创了绘图制表法和卡片襄助记忆,见图有悟,说写自如。
 
一位学者的家国情怀
 
 
上世纪7 0 年代,中国刚刚结束那场文化浩劫,民族文化遗产还被视为“迷信” ,民间的资料收集工作十分困难,富育光与同事每到一地,与老萨满、老艺人相见都受到阻挠,即使接触到了,被访者也是心有余悸,不吐真言。为了打消这些老人的疑虑,富育光与同事便设法住在被访者家,同吃同住、帮助劳动,希望能够以真情打动老萨满、老艺人。
 

通过不辞劳苦地走访调查,富育光与同事征得了大量满族萨满手抄神谕。另外,还有大量的原始萨满神本,即萨满教自然崇拜的“大神祭” 神本,《海祭》、《柳祭》、《火祭》、《鹰祭》、《星祭》、《雪祭》。此外,大宗满文姓氏宗谱、祖先彩绘影像、萨满神服、神帽、神偶等祭用实物,也通过他们的工作,一一向世人展示开来。“当我看到这些劫后犹存的文物资料,真可谓如获至宝,每次都兴奋得彻夜难眠。”
 
回顾前尘往事,已经8 2 岁的富育光仍然激动不已。多年以来投身民族学与萨满文化研究,出版相关著作多部,富育光觉得: “萨满像一位蹒跚走过数千载的耄耋老人,他身上积满时代遗留下的尘垢,而经过时代的冲击与洗礼,他的整个身躯也产生了陌生的变化,令人无法辨识。”
 
人们从未忘记这位老人,每当谈及“满族说部”时,准不会绕过他的名字。尽管已经8 2 岁高龄,可他还没有习惯平静祥和的晚年生活,本该颐养天年的他始终致力于挖掘、研究满族说部,为满族说部延续生命。因为他,满族萨满史诗《乌布西奔妈妈》免于失传; 他撰写的《萨满教与神话》、《萨满论》、《萨满艺术论》等一系列论著,被萨满研究学者视作重要参考论著; 退休后,他仍坚持从事中国北方满族及其他民族文化的抢救与研究工作… …
 

相关文章

顶部
地址  长春市经开区东南湖大路1221号
电话  13521193077/0431-88968806
电脑版
文化吉林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