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封面故事
胡悌麟 画作中领略最真精神
刘皖东 摄影|孟昭东


时势亦能创造艺术
 
1 9 4 9 年,胡悌麟参加解放军,因年少,被编入文艺工作队,但因为不擅长歌舞,便从事了在中、小学课程中印象颇好的美术,从此开始了绘画生涯。1 9 5 1 年1 1 月,随部队由通化入朝。
 
“ 那时的美术员大多做些写标语、画布景、画幻灯和宣传画的工作,但对这些事情我并不是作为事务性任务完成的,而常常是用自己的心和情去投入,这恐怕皆因我本性情中人。”胡悌麟说道。
 

在胡悌麟的童年时期,国家命运多舛,所以家庭境遇也不是很好。父母为逃避日寇远走贵州,年幼的孩子与祖父母留守江苏。处于动荡不安的时局,又无力应对败落的家庭生计的祖母常把无奈的愤懑倾泻在未谙世理的男孙身上。缺乏亲情和关爱的他充满柔弱的渴望与模糊的期待。这也许就是他走入社会以后无论在日常生活中或是在美术创作上始终难以排解的情结; 一种对爱的呼唤和对人情的观照,正是如此,尽管作为部队文艺兵应有其鲜明的政治角色和特定的文艺使命,但在大量的叙事图解和形象宣传之余他亦常常捕捉发生在他身边的动情点。

1 9 5 2 年,胡悌麟被部队安排回国准备接受美术院校的专业学习,1 2 月下旬的一天,他接到来自北京中国美术家协会的特约函,特别邀请其素描创作《接阿妈妮进新家》参加第二届全国美展,作为评选组特约作品参展。这幅素描以志愿军帮助朝鲜人民重建家园为题材,以写实的风格,真实生动的人物形象,表现画家内心对和平生活的向往。
 
东北赋予创作的全新土壤
 
进入东北美术专科学校学习之后,战争题材成为胡悌麟艺术创作的主要内容,战争留给胡悌麟的情感体验大多是残酷之外的些许温情,之后其创作的军旅题材作品: 《下哨归来》、《万水千山》、《孤儿》等,都是以动人的情节、细腻的笔触体现出胡悌麟对于战争题材独特的艺术视角和表达。
 
1 9 5 8 年9 月,为筹建吉林艺术专科学校,胡悌麟来到了长春市,开始了他长达半个世纪的艺术教育生涯。在从事教学之余,他长期深入到吉林省的林区乡村、工厂矿山体验生活,丰厚的生活体验促使他自觉的表现地域风情,这种绘画题材上呈现出的地域特征与现实主义的表现风格成为那个时代关东油画的最重要的特色之一。 1 9 6 1 年以后胡悌麟相继创作了大型油画《瑞雪》、《旗开得胜》等作品,先后入选全国美展及全军美展。
 

1958 年吉林艺专(吉林艺术学院前身)第一届学生参加当时“全省人民公社展”布展,在伪皇宫门前合影(最早
的一幅集体合影)。胡悌麟(后排左一)、张玉玺(坐前排右三)、张桂珍(坐前排右四)

胡悌麟动情地说: “ 我有幸经过母校东北美专——即现在的鲁迅美术学院培育后分配到吉林省扎根,在白山黑水这片沃土生长成熟。吉林省经济文化并不先进,但它自知、自强、谦逊、包容,给有志者创造了良好的生态环境。就像已故的宣传部部长宋振庭倡导的那样,要把吉林省办成一个文化艺术的热码头。记得2 0 世纪6 0 年代初呈现的筹办艺专、成立美协、充实博物馆等一派繁荣景象。还请大批专家举办个人画展,号召画家立大志向,来到吉林后不断开门派、树画风,创立关东画派。这使我受到最好的人气上的熏陶。在这个时期既得到了知识的补充,品格上也得到重要的提升。粗略地回顾自己的幸运,我体会到树立与国家文化建设相一致的理想,付出与事业发展同成长的努力,个人的艺术人生才能获得相应的价值和意义。”

从1 9 5 7 年毕业创作的油画《接阿妈妮进新家》被中国军事博物馆收藏开始,胡悌麟的作品逐渐引起了全国美术界的广泛关注,使他在未到而立之年便跻身于中国油画创作的第一梯队,作为新中国成立以来吉林省第一位把关东油画带入全国的杰出艺术家,胡悌麟以他现实主义的创作风格开创出东北地域油画的发展方向,奠定了东北地域油画创作的高度。
 
与社会发展紧密结合的时代性是胡悌麟油画创作的最重要特色,他始终能够准确地把握时代脉搏,在新中国美术发展的各个历史阶段,都有引领时代风气的代表性作品。而正如路遥创作小说《平凡的世界》一样,只有体验到生活的味道,才能真正创作出高于生活的艺术。“ 我十分庆幸自己从拿起画笔的第一天,就走入了‘ 为工农兵服务’ 文艺队列,从而得以随着这支队伍扎根人民生活,紧随时代的脚步,与广大群众同命运,共呼吸,力争创作的每件作品得到现实生活的正面回应,因而我的艺术实践和艺术人生才能获得相应的价值和意义。”

 
 
静心感受绘画的节奏
 
寒来暑往、日出月落、口呼鼻吸、波起浪伏,一切事物无不有节奏地运动着。认识和感受事物的这种运动状态,掌握和表现它们的特定节奏,不仅是艺术的基本任务,而且也是艺术作品把握世界的基本手法。
 
绘画的节奏感给画家们的绘画增添了飞翔的双翼,使绘画能够从只描写外界现象中解放出来,得以自由地凭感情表现自己的意欲。“ 在不同画派当中,这种区别更是特别清楚。古典主义的节奏显然偏重于静穆典雅,浪漫主义的绘画节奏均趋于跃动昂扬。在普遍趋于明快和激烈的现代绘画当中,在构成节奏感的方式上也各有特色。如野兽派的色彩对比,行动派的笔迹变化,立体派的面向转折等等。至于不同画种在手段上的这种区别就更是如此了。平面造型的绘画总是借助于轮廓线的律动,立体造型的绘画更依靠体面凹凸的起伏。认识和掌握绘画节奏感的具体的审美含义是十分重要的,特别是它的社会意识,这对我们创造民族的、时代的绘画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我们可以看到,现代颓废派的绘画,由于作者心理的畸形造成审美的畸形,在他们的作品中,往往缺乏完整的协调节奏,正常人的心理节奏遭到了肆意的破环。”
 

抗美援朝素描手稿 1953 年

那么如何展现画作中所要传递的精神,让人们读懂画作中所要传达的信息?这除了需要画作者本身具有独特的思想与胸怀外,还需要画作者独具慧眼,具备静观世间变幻之心。“ 文学、戏剧、音乐、舞蹈一向以表现事物的发展过程见长。它们以其时间艺术的特点,准确、鲜明、生动地表现了事物变化的节拍,从而获得振奋人心的艺术效果。而以描绘特定的静止形象见长的空间艺术—— 绘画,同样需要借助这样的艺术规律,以获得身临其境、扣人心弦的艺术感染力。绘画应从静止的空间的局限中解放出来,以求得时间变化的艺术魅力。凝聚于咫尺之锢的形体必须跳动着运动的脉搏,才能获得永恒的生命。这种时间变化的脉搏就是节奏。具有鲜明的节奏感的绘画,不仅加深了对现实生活的观察,而且诱发理想形式的追忆。视觉在这里不会由于形迹的简单的复合和呆滞的移动很快地疲惫,也不会因为杂乱无章的喧闹而失去心理上的协调和生理上的平衡。在有秩序的变化中,视觉得到不断地更新,在引人愉悦的律动之中,视线获得相对的延长。观众在这样的画幅面前自然流连忘返,离开之后当然回味无穷。” 胡悌麟讲道。
 
马克思说:“ 人不仅通过思维而且也用一切感觉在对象世界中肯定自己。” 人正是能动地发挥了在感觉中肯定自己的这种本质,从而创造了“ 绘画中的节奏” 这个独立的艺术语汇,进而开辟了人类对形迹运动变化中的审美领域。
 

下哨归来 油画 1955 年

“ 毫无疑问,画面的节奏感,首先应该再现客观事物运动的本身的节拍,以加强被描绘的物象的生气。但是绘画中的节奏感远远不是到此为止,它并不只是为了被动地说明自然的形态。节奏和旋律作为独立的绘画语汇开辟了新的审美领域。其实,自古以来中国绘画是早已进入了这个领域的。中国绘画理论的基石‘ 六法’首推‘ 气韵生动’。接力于书法,致力于表现、专长于写意的中国绘画,较之善于再现,长于写实的西洋绘画自然是会更早悟得此中道理。不过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思维的发达,艺木语言的综合开发,视觉审美活动必将更加丰富,绘画从僵死的空间局限中飞跃出来,绘画上的节奏感也就越来越占有更重要的地位了。” 胡悌麟如是说。
 
古人云:“ 貌物之体势方得谓画。”因而仅仅具有观察和描绘物象的形体比例、明暗颜色的能力是远远不够的。必须培养和发展如马克思所说的“ 能够从事人的享受和把自己作为人的本质力量来肯定的各种感觉” 。也就是说要培养和发展体察潜在于万象之间的生命的搏动的那种意象的能力。
 

草原骑兵 水彩画 1954 年

但是对于把握绘画的节奏感,仍有很多方面需要改善。胡悌麟讲道:“ 我们不能不严重地注意到,目前在训练造型能力的同时,对发展视觉的节奏感方面存在着缺欠和不足,至少是没有给予应有的重视。我们应该进行多方面努力以开拓发展我们体察物象运动形态的途径。在专业训练方面,要使造型能力的训练与感受节奏的素养结合起来。比如设置教材要有助于提示写生者视觉注意力的秩序感和韵律感,要加强对书法艺术的学习和欣赏。在解剖学、透视学教学中要注入视觉上的心理因素等等。在培养艺术素质方面,应开展各种有助于发展人的自我感觉的活动,以增强对事物运动状态的感应能力。这方面特别应该提到的是欣赏音乐和舞蹈,参加体育活动等有助于发展听觉、静觉、动觉的项目。在发展感受动作美、节奏美、韵律美等能力方面这些项目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我们还应该特别注意的是,要养成‘ 以己度物’ 的与事物气息相通的习惯。这种以己度物的方法,以人的运动感觉捕捉客观意象的方法,实在是绘画节奏感的实质所在。”
 
绘画的观念与思想
 
在近年我国美术“ 新潮” 中,绘画的造型观念既有合理的拓展,也有盲目的“ 更新” ;绘画的审美意识既有应予肯定的深化,也有需予否定的异化,胡悌麟从吉林艺术学院绘画教学的实际情形出发,讲述拓展造型观念和培植审美意识。
 

协奏曲 油画 1989 年

“ 以前在美术界风靡一时的所谓‘ 观念更新’ 如今已不再流行了。由于这个概念的所指十分宽泛和模糊,似乎不谈为好。实际情况的确如此。所谓观念即看法、思想,所谓更新,即革新、除旧布新的意思。观念更新意即对原有的看法的改变。那么,针对什么范畴? 除什么旧? 布哪些新?抽象得易于混乱。就拿西方现代派美术来说,它们的所谓更新观念,并非指绘画所传达的观念的变化,而是对绘画本身的看法上的变化。他们不需要任何传统意义上的技艺,也不需要任何绘画意义上的造型,甚至抛开任何绘画意义上的平面空间和绘画材料。他们进而走向不要作品只要行动、不分作者和观众的地步。这种对绘画观念的变异,使得广大群众难得其妙,而他们认为这种艺术的价值正在于诱发千万种误解,激发起诸多反映。这种价值观我想除了陷入某种对人生和社会及艺术的玄思之外,大多数人是以与既有的价值观念作对的代价以取得既有的价值兑现的一种冒险。我认为应从高等艺术教育的角度,深入研究绘画的造型观念的某种突变问题。何况前面列举的那种观念更新,在我省、我院虽有波及,但总的来说我们并没有几个弄潮儿嬉戏在现代主义的画潮中。我们的实际情况是一大批学生和青年作者不甘囿于狭隘、单一的造型语系中,他们企图深探艺术语言表述的精确性及其表述能量以恢复艺术语言特有的活力。所以‘ 美术新潮’给予我们原有的造型观念的冲击和突破,它对我们的造型观念的拓展效应,更是需要研究的。” 胡悌麟讲道。
 

月光 油画 1983 年

艺术语言本身就是构成内容的一个要素,一个有着“ 活生生的实在内容的形式,是和内容不可分离地联系着的形式。” “ 所以,当我们袭用某种艺术形式对学生进行造型基础训练时,我们便自觉不自觉地灌输给他们什么是绘画的特定观念。我们教给了他们观看世界的方法,引导他们选取对象的视角。你这样去表现就只能这样去认识、去感受; 我们有意无意地将培训手段转换为培训目的。尤其是教材、教法愈规范,如果不能将技能训练升华为艺术语言训练的话,这样的本末倒置愈严重。近年来,每当我与过去,尤其是早期的业余或专业的学生见面,便时常对自己过去的教学怀有内疚或引起反思: 为什么我自觉不自觉地向他们传递了一个个僵化的模式。尤其令我为难的是有人出于慕名,为他们幼小的子女寻我为师,我极为担心,一旦粗心大意,会以自己习用的绘画语言污染了幼儿出自内心的绘画情趣。我一直记得一位农民画家所说的: ‘ 画画总得画趣的,只要想画,没见到,心里有,也能画。专家们说我用色大胆,我不懂,颜色又不吃人,有什么大胆不大胆。’ ” 胡悌麟说出自己的观点。
 
绘画是要透过颜色与纸张看到心灵深处的艺术,所以画作者的审美意识自然也就尤为重要。“ 提高和塑造学生的审美意识,最终取决于学院的高度的综合效能。因为学生的审美意识状态涉及办学的人才标准,它根本上体现着学校办学的方向和培养人才的道路。所以它远远不只是一个专业课堂中的局部问题,而是关系到全局的问题。一个人的审美心理结构,其善于形象观察与感受、富于想象和表现、长于生动具体地表达是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同时辩别真伪的思辩能力、判断善恶的道德观念、文化积累的品德修养亦是其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只有这几个方面整体协调地得到发展,其审美心理结构才能健全、审美取向才能深刻、审美品格才能高尚。换句话说,才能达到真、善、美高度统一的境界。”
 
生活是艺术创作的不竭源泉
 
可以说油画事业是胡悌麟生命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他经历过不同的时代所带来的社会人文问题,面对未来,如何在新时代的多元艺术中扮演新的角色? “ 每一个时代都会有它的时代人文精神和绘画主题,而这一切也势必表现在造型观念,审美意识和思维方法上面,‘ 山那边’ 不仅是精神上的家园,也是艺术、技术上的好奇与吸引。随着年龄的增长和对绘画的理解,绘画语言也在不断地变化,也会在造型上更加简练。从无法到有法,再从有法到无法,不再仅仅满足于自然主义的描绘与图解式的说明,对绘画本体语言进行思考、探索、实践。我始终觉得自己好像在画一个很大的圆,好像有好多事要做,这个圆一直延展下去画不完,收不了口。我做得还很不够,很着急,如果再给我时间,我还会去努力完成我没完成的事,去探索艺术到底是什么? 我觉得真诚、技巧和艺术生活的积累是一个艺术家的品质,无论世间如何改变。”
 

家乡的河 油画 1996 年

对于吉林省这个地域来说,它已形成相当规模的艺术生态,并带有自己的相对独立性,这是艺术的生命本真与活力,也是几代艺术家集体努力的结果。吉林本土的油画艺术走向全国起到不可低估的作用。“ 由于吉林的特殊地理位置使它较少地受到其他流派的影响,没有像齐鲁文化、晋冀文化、京派、海派那么成熟的风格和深厚的艺术文化基础,它更多的是属于原生态创作,这便会给自身的发展提供了独立的艺术生存环境,有利于形成自身的特色。吉林省的画家成长,不是在吃幼稚的营养品,没有山头,而是靠自身的生命力去吸取生活营养,这是吉林画家集体努力的结果。我只是他们中的一员,我也是在这个探索过程中,体会着我对生活和艺术的感受,并努力记录下来。”
 
就油画而言,中国油画家几代人共同的努力,从早期的留法、留美、留日画家到留苏画家再到新时代画家们的多元化及民族化、本土化艺术道路的探索,从中我们探索油画走过的曲折道路,也可理顺出它的清晰脉络。中国油画未来的发展道路及学术走向又将何去何从?胡悌麟说:“ 首先要和中国的社会实践、文化建设相结合,在绘画技巧上去探索真实而符合逻辑的艺术本质,以及符合民族审美艺术的表现形式。在油画本体语言表现力上下功夫,充分发挥油画材料的特性,去感受物质材料的精神性、绘画材料的表现性、语言的个性、民族性、时代性。学习与创新,仍然还有许多路要走,许多事要做。”
 


相关文章

顶部
地址  长春市经开区东南湖大路1221号
电话  13521193077/0431-88968806
电脑版
文化吉林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