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吴为山 雕塑在他的手中生成了魂
刘皖东


“中国古代雕塑造像胥为仙佛造型,出自想象,面目必多雷同。即以全国南北之五百罗汉而论,造像者非不欲塑造不同面型,然而,脱离实际人物,想象究亦有限,其捉襟见肘之窘态在在可见。此等塑像虽不乏浑朴肃穆之气,恐尚不能称为真正艺术也。近代以来人物雕塑崛起,中国雕塑艺术遂进入一新境界矣。吴为山教授英年歧嶷,独辟蹊径,为时代塑像,为文化塑像,又为文化人系列造像。将文化精神融入历史发展生生不息之长河中,扬中华之文化,开塑像之新天。”这是东方文化学者、北京大学教授季羡林老先生对吴为山的雕塑艺术所作的高度评价。
                                                                         

“似与不似之魂”中

探寻艺术道路新路标

吴为山, 一位将雕塑艺术活化了的人物, 在雕塑上力主融渗中国传统艺术的写意精神, 在美术理论方面首次提出“ 写意雕塑论”和“ 中国传统雕塑的八大风格论” , 并创现代写意雕塑之风, 是真正的文心铸魂之人。

吴为山与文化名人雕塑结缘,是偶然, 亦是必然。而这份缘, 始于1 9 9 1 年的一个夏日。

 那天, “ 当代草圣” 林散之的长子林昌午找到吴为山, 请他为林散之老先生做雕像。当时刚刚2 9岁的吴为山多少有些忐忑: 虽然自己出身于艺术世家, 伯祖父高二适与林老相交甚笃; 虽然年少时曾受业于民间泥塑大师高标、喻香莲,后又接受了专业的油画训练,但是,这双在画布上挥洒惯了的手, 能借一捧泥土还原出老人的风骨吗?

                                                                                       

 虽然内心充满了忐忑, 但是吴为山还是接受了这个挑战。

 一连几个晚上, 吴为山静静地坐在灯下,品读大师的诗作、文章,追思记忆中大师的言行。他在用心与大师神交, 倾听那来自历史深处悠远的回响。终于, 灵感的闪光照亮了心房,他迫不及待地抓起塑刀,行云流水般一挥而就。当林昌午收到雕塑时不禁感叹,“ 父亲活了! ”

 牛刀小试就一鸣惊人, 吴为山是喜悦的。他惊讶地发现, 自己竟如此享受创作的过程。由林散之,他联想到了太多自小崇敬的往圣先贤, 他们身上似乎都有一种温容刚强的力量, 构成了中华文明的独特气场。“ 他们是我们民族的脊梁!我要用手中的泥土, 去留住哲学家的思考、科学家的思维、教育家的思想, 以表达我对祖国泱泱五千年文明的敬意… … ”

                                                               

 找到了新的艺术方向, 吴为山兴奋难抑。他以智慧指挥技艺, 走出了一条开创性的雕塑之路—— 融合西方写实手法和中国传统写意技法, 体现人物内在的精神。迥立向苍穹的徐悲鸿、悲欣交集的弘一法师、独立苍茫的高二适…… 一尊尊个性鲜明的铜像, 就是他艺术道路向前延伸的一个个路标。

 多年来, 怀着强烈的文化使命感, 吴为山希望在艺术上用自己的雕塑为中华民族历史上的文化巨人造像立传, 把这些历史的形象融入人类历史生生不息的长河, 塑造出能够体现中国文化精神的“ 符号”。这些作品充分体现了吴为山深厚的艺术功底、缥缈的艺术境界和深厚的艺术底蕴。荷兰女王贝娅特丽克丝看到题为“ 似与不似之魂” 的齐白石像, 未经翻译脱口而出:“ 吴先生所塑的老人是从五千年文化中走出来的。”

                                                     

家人的支持是他源源不断的能动力

 吴为山的笔锋, 更多的是面对普通人。《向着太阳的微笑》塑造了一名普通的服务员。这是一个来自山村的小女孩, 圆圆的脸庞中透露着恬静。吴为山将这个小女孩放在一个广阔的天地之间, 让她作为一个最本质的人, 并令雕像充满着大况味、大境界。“ 一个来自山村的打工妹, 带着骄阳烤炼与山风洗过的肤色, 来到了都市。对着纷繁与喧闹, 她依然那样淳朴与纯净, 像对着广阔遥远地平线上的日落日出一般—— 微笑。” 吴为山如是说。

                                                                 

 直抵生命本真, 这是吴为山对雕塑的理解。他的作品, 洗练, 缥缈,清新, 若即若离。他阐释说, 雕的过程, 就是删繁就简的过程, 是减法,减得只留下筋骨、灵魂。塑的过程就是添加的过程, 是加法, 加上原本属于作品的那部分。雕塑就是推敲, 过程无论是长是短, 终是以一泻而下, 或是以天然去雕饰而呈现。齐白石的矍然、冯友兰的凌厉、费孝通的淳厚、杨振宁的睿智、梁漱溟的省悟、高二适的吟哦、鲁迅的锋利、睡童的憨朴、村姑的清澈、女王的矜持…… 都在这加加减减之中, 每每让人有着说不出的震撼与感动。

吴为山能够取得如此辉煌的成绩, 除了自身不懈努力与天生的资质以外, 还包含着他家人对他的支持与关爱。他亲爱的老父亲,以八十岁高龄的瘦弱之躯, 执意作他塑造鲁迅的模特, 穿上特制的长衫, 一次次投入地定格, 直到深夜两点; 他慈祥的老母亲,替儿子捶泥, 捶熟了泥土, 也把沉甸甸的温情捶进了儿子心里;他深明大义的妻子, 不慕富贵,当有商人以“ 赠送土地, 建美术馆赢利” 来诱惑吴为山时, 用质朴的幽默劝解丈夫——“ 要那么多土地干什么, 难道在上面打滚么” ; 他乖巧可爱的女儿, 从不怨恨这个常年“ 冷落” 她的老爸, 一颦一笑激发出他无限的灵感… …

                                                         

 “ 人不要只想着名人对你的帮助,也要想到关爱你的普通人。感恩, 不要仅仅感谢天上的水,也要感谢地下的水。” 吴为山由作品《画家齐白石 》 衷地说。
塑造别人 也“塑造”着自己

在艺术的世界里跋涉多年, 吴为山塑造着别人,也“ 塑造”着自己。谈艺术,谈人生, 谈理想, 他所展现的, 有艺术家洒脱的外表,更有思想者精致的灵魂。
 他迷醉地享受着创作的过程,“ 不打好腹稿, 我从不贸然动手, 一旦动手总能达到预想的境界。” 灵感与积淀相互支撑, 吴为山在雕塑王国里充满了幸福的体验。

 对中国人像雕塑, 吴为山有着顶礼膜拜的虔诚。有人说,“ 西方人轮廓清晰,天生是雕塑”, 他则力争: “ 中国人何尝不是一尊耐人寻味的雕塑? 在混沌当中, 深藏着一个温良的、智慧的微笑,这是中华民族值得骄傲的群体像。”

                                            

 的确,他塑造的人像往往是微笑的,从“ 温而厉” 的孔子, 到嘿嘿有声的费孝通, 笑出国人智慧的闪光。为捕捉这种闪光, 他独辟一条中西融合的蹊径,并将其喻为书法中的“ 行草” —— 既有楷书写实之工整,亦有狂草写意之灵动。

“我不迎合西方人, 一味用西方写实技法塑造中国人, 往往很尴尬。要找到文化形式、文化创作过程和文化本体之间的同构关系, 只有走出中国雕塑自己的路。”

 吴为山的雕塑为他换来了享誉业界的盛名,“ 大师”的帽子渐次飞来,而他却从容地推开:“ 什么叫大师?他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终结和另一个时代的开启。世俗的帽子戴在头上, 是很好看的, 但往往会害了你的艺术。所以,帽子可以戴,却不能戴得太大。” 

                                               

采访手记:

在诱惑与反诱惑的抗争中,吴为山完成着艺术心智的成长。他把世间学者比做四种水: 山间亘古飞流的瀑布、随温度冷暖而涨落的水流、不为人知的天然矿泉水,以及景观性的人造瀑布。自己的雕塑能够经受岁月的考验,成为永悬时代峰巅的不竭之水吗?答案,尚待时间来揭晓,但他清楚地知道,人造景观的浮华与喧嚣,绝不属于自己。

 他用底蕴深厚的作品,吹响了令人振奋的号角。

 他寻觅的,是雕塑艺术的中国语言;他接续的,是雕塑艺术的中国文脉。

 吴为山:1962 年生于江苏,现为全国政协委员,中国艺术研究院美术研究所所长,中国雕塑院院长,全国城市雕塑建设指导委员会副主任兼艺术委员会主任,南京大学美术研究院院长、教授。美术学、设计艺术学方向博士生导师。其作品被中国美术馆、荷兰国家美术馆、美国檀香山博物馆、巴黎第四大学等收藏。南京博物院设有永久性“吴为山文化名人雕塑馆”。



相关文章

顶部
地址  长春市经开区东南湖大路1221号
电话  13521193077/0431-88968806
电脑版
文化吉林版权所有